《莫瑞斯》 by M·F·Foster

莫瑞斯·霍尔与克莱夫·德拉姆是剑桥学友,克莱夫首先告白,莫瑞斯惊慌过后终于正视自己的心,于是两人相爱了。然而三年后克莱夫中止了这段感情,后更与一名公爵的女儿成婚。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莫瑞斯痛苦无比,期间更求助于心理医生试图“治愈”自己,直到他遇见斯卡德·阿列克......


>>>>>>>>>

【慌张之下莫瑞斯断然拒绝了克莱夫的告白】

这一天,绝大部分时间他都睁大眼睛坐着,仿佛在俯瞰自己撇下的那个幽谷。如今一切都洞若观火,原来他是在虚伪中生活过来的。他称之为“靠虚伪喂大的”。然而虚伪是少年时代的天然养料,他曾狼吞虎咽过。他首先打定主意今后要谨小慎微。从...

《辛波絲卡詩選》

玫瑰是红的,紫罗兰是蓝的,糖是甜的,你也是。




致谢函 我亏欠那些 我不爱的人甚多。 
另外有人更爱他们 让我宽心。 
很高兴我不是 他们羊群裡的狼。 
和他们在一起我感到寧静, 我感到自由, 那是爱无法给予 和取走的。 
我不会守著门窗 等候他们。 
我的耐心 几可媲美日晷仪,我了解 爱无法理解的事物, 我原谅 爱无法原谅的事物。





同胞爱何时开始 吸引人群?悲悯可曾 首先抵达终点?怀疑可曾真的煽动过群众?只有仇恨予取予求...

<失恋33天> by鲍鲸鲸

我想要一个家,容我栖身,容我收拾信心,容我免受他人笑话。




领悟是一种很难理解 但是理解了又很难忘记的东西 




有时候他也会好奇的问,是什么样的心境,才能让我言词剑走偏锋的刻薄。 我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他,这还需要什么样的心境?像我这样的姑娘,胸前无物,姿色也平平,若爱上一个人,要靠什么让他记得我?美好的姑娘一个眼神一个笑,就令他们神魂颠倒,但我只有仔细揣测,努力令说出的话语,一击即中你。 我那上进的刻薄,曾经打动过他,此时又变作了双刃剑,在结尾时刺向我。


<鲤·写信>

真的并不怎么认识你,不知道关于你的任何细节,你每天都在做什么,有什么烦恼,去了什么地方,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呢,统统不知道,我是一个从来都不会提问的人。所以那次很意外的见到你,你问我怎么不告诉你啊,我说的其实是,我不知道你方不方便,结果,说的太小声,你都没有听清,你说,你不知道,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呢!嗯,见到你,就会立刻紧张起来,有什么办法。我对你说话,便说出些无聊的短句,你对我说话,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所以和你在一起,总沉默不语,空气都快凝固了。伸长胳膊拿杯子,喝水的声音都非常突兀,让我更加局促。

他无法从正面告诉我结婚意义何在。我倒是想告诉他,这他妈是一个阴谋,这是上帝让人类替他代...

<千秋> by落落

被问到“怎么了”时,往往反而说不出来就是这样很多话并不是因为想说而存在的,恰恰相反,因为说不出口,才有很多话语累积在脑海中吧。
在演唱会终曲时哭到颤抖的女生,并不应当问她在哭些什么——同一个道理还有太多解释和阐述都做不到的情绪,远远凌驾在我们的词汇和逻辑以上,压迫着,像无法战胜的敌人。最后是被反复折磨的疲倦,却无法为他人所了解,只能草草总结成一两个常用语来定义不会被理解
但是,如果你对我说“怎么了”。
对视着你的时候——我可以说吗。



“想活的人永遠無法理解那些自殺者,正如選擇自殺的人,他們也不會明白為什麼就有人會不明白。”



整理的时候很清楚地看到了数年间自己的改变。 而我会很喜欢这种改变。 ...

<给樱桃以性别> by珍妮特·温特森

我是个孤独的孩子,我的父母发现我很难相处,不是他们想要的孩子。对他们而言,我太极端,太难看,太安静了。我最好的时光是在室外和我的狗度过的。父母希望见到自己的生命在孩子身上得到延续、他们认出孩子摆头或说话的方式时,会感到欣慰。但如果什么都没看到,如果孩子是个完全陌生的人,他们会尽力让他吃好穿好,但不会去爱他,他不在爱的转变方式中。

于是我学会了独处,学会了在黑暗中获得快乐,那里没有人能看见我,我可以看着星星,创造一个没有地心引力和自持力的世界。我不胖,因为我贪婪;我几乎什么都没吃。我变胖,是因为我相比之前任何比我大的东西都要大。那些力量凌驾于我之上的东西。这是一场我想要赢的战争。很显然,不是吗?被...

© Code K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