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鲤·写信>

真的并不怎么认识你,不知道关于你的任何细节,你每天都在做什么,有什么烦恼,去了什么地方,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呢,统统不知道,我是一个从来都不会提问的人。所以那次很意外的见到你,你问我怎么不告诉你啊,我说的其实是,我不知道你方不方便,结果,说的太小声,你都没有听清,你说,你不知道,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呢!嗯,见到你,就会立刻紧张起来,有什么办法。我对你说话,便说出些无聊的短句,你对我说话,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所以和你在一起,总沉默不语,空气都快凝固了。伸长胳膊拿杯子,喝水的声音都非常突兀,让我更加局促。 


他无法从正面告诉我结婚意义何在。我倒是想告诉他,这他妈是一个阴谋,这是上帝让人类替他代管地球的一个拙劣而恶狠狠的办法。先辈生育我们,我们生育后代,后代生育后代,生生不息,无穷匮也,只为替上帝看管地球。当我们还没来得及想为自己干点什么时,我们就开始替上帝生养奴仆。很少有人站在山巅对着宿命狂呼,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同这荒谬的使命斗争时取得善果。


那个旧时代确实是这样的。见字如见人。一切的节奏都慢了些,更因为不那么轻易,而显得深情。之后也信认识过很多朋友,君子之交淡如水的,匆匆出现又慌张消失的。总觉得哪里不对,原来是从未见过他写的字,便也觉得这个人是没有根的,随时热烈,但也随时不见。 我们并不刻意再回到那个时代,只是比起随时被删除的电子邮件,140字的微博,符号化的短信来,书信无疑代表着更郑重其事的时代,同时也是更落子无悔的情感。 


书信的交流和日记的记录其实帮助很多人得到相信的信仰。 字字句句言之凿凿,它们做了记录,却又像杀毒软件般为大脑清除了内存。我们哪需要记得那么多事,尤其是令人伤心欲绝的,令人辗转反侧的,令人爱别离怨憎会,令人一度千方百计想要去忘记的。总有一天,时会发现那些以为重要的,都不重要了;以为无法忘怀的,都不存在了。 只是可能还有那么一两封信,悄悄悠悠然地帮着保存了所有伤心和欢愉。 所谓的”相信“,若单从字面上来看,就是依靠相互书信建立的情感与依赖。那样的话,不难解释为何现代人越来越难以遵守”相信“的本能。 只因无信。



你是我那个夏天唯一的精神支柱。我几乎做任何事情都要事先声明是为你而做。为你上体育课跑完800米;为你不吃冰棍;为你不剩饭;为你去倒垃圾桶而不换手;为你熬夜到12点不睡觉;为你忍着尿不去上厕所……很奇怪吧?很多时候我也想不明白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?可是,只要开始前默默地声明是为你,我都能精神百倍信心满满地完成……除了学习,天生的厌恶是谁也改变不了的,包括毛主席。所以,有自知之明的我从来没有声明过我为了你要考100分。



青春是什么? 青春就是莫名奇妙,就是干傻事,就是爱上不该爱的人。 就是互相嫉妒,只想成为对方,不想变成自己。 就是告别,永不再来,永远怀念。 



作为天赋异禀,内心骄傲的人,我们不要输给自己的悲伤。 




其实,人和人之间,可以说明白的话,并不多。




我对外面的世界似乎没有什么好奇,只想像一株植物那样长在一处。 迷信是一种谦逊的美德,相信这个世界有更大的规则可以仰靠。

评论
© Code K|Powered by LOFTER